软软的白鼬,啊
看了这个,太可爱了

如椿,养成

小椿,醒醒

睫毛上挂着雨水

循环着黄龄的繁华梦画的

我爱木椿

仿佛甜只有一瞬
苦却苦了很多年

木椿

我要吃如椿粮,给我如椿粮

严格的酒刚刚忘了点眉心,于是重来

我永远爱木椿和童如,白月光

躺在花丛中的木椿,有小蝴蝶凑过来♪

来自嘉陵那篇如椿文

给师父种的花

试试发型♪
师父组是我心中的白月光

1 / 2

© 枕酒漱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