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色渐黑,水坑等不下去了,又渴又饿地蜷缩在岸边睡了过去,一根手指还不由自主地含在嘴里。程潜赤脚蹚在冰冷的河水里,看了看她,一无所获地直起弯得酸疼的腰,低下头舔了舔手上的伤口。

师父说,他有一天能腾天潜渊,师父可能是错了。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1410 )

© 枕酒漱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