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手指常在杯缘摩挲,并不端起,只在说话间用手指蘸蘸水,倒着写下一个个转瞬即干的字:“既见君子,我心则喜。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08 )

© 枕酒漱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